關於部落格
人,不是我殺的
  • 21799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Lucky慢慢走(四)Goodbye

其實我很期待有人能陪我一起送Lucky最後一程,我害怕自己一個人會傷心崩潰,以致於處理得不周全,我想只要有另一個人在旁邊,如果對方比我堅強冷靜可以幫忙處理事情,那我就可以在旁邊盡情的悲傷,如果對方也很愛Lucky也傷心難過的話,依我的個性是會冷靜的壓抑悲傷、堅強的處理事情,還會好好的安慰旁邊的人。不過很可惜飄飄工作正忙無法請假,我弟在軍中當然不可能臨時出來,我媽的工作沒事先排假也不好臨時請假,其實我想如果不是感情非常的深厚,應該很少人會為了一隻病貓而請假被扣薪水的吧!
 
所以就只剩下我了,外加一個二歲多的小瓜,其實也想過要將小瓜留在樓下託管,畢竟是要進行生死大事,有個小孩在旁邊可能會造成干擾,但最後我還是帶著小瓜同行,一方面是阿公阿嬤不認為寵物的事情有這麼重要,這兩個月他們容忍我為Lucky做這麼多事已經很超出他們能夠理解的範圍了,另一方面,就是我想有個需要照顧的小瓜在旁邊,為了他,我應該會堅強的完成所有事情。
 
清晨三點半將電腦設訂重覆播放大悲咒的樂曲之後,我先去睡一覺,接近六點時一樣被小孩吵醒,確認了一下Lucky還沒走、還是微弱的呼吸著,上午就這樣按照例行公式進行,泡奶、餵奶、看巧虎、喝咖啡、餵Lucky吃早餐、與兩個小孩一起揮別去上班的飄飄,然後感覺著這世界怎麼就這樣轉個不停、無情且絲毫不會因為任何事情而改變,想到下午將要進行的事情,心情就非常沈重而脆弱,一個上午除了顧小孩之外,我瘋狂的做很多家事,搞的全身都是汗,而眼淚總是抓準時機在空檔間滑落,偶爾Lucky還會經攣發作,去看看摸摸她,跟她説一些話,然後與她一起感覺時間真難熬。
 
過了中午,把小孩都打點好了,瓜次郎託樓下阿公阿嬤顧,然後開始跟小瓜解説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事,我們要帶Lucky去獸醫那裡打針、讓她可以早一點變成天使,不然她已經生病痛痛好久、好可憐~~小瓜花幾秒鐘時間努力的理解著,問説Lucky生病痛痛、要打針、就好啦?我説打針下去不會好,但是痛痛就不見了,Lucky會飛去天上玩,不會再跟我們回家,以後Lucky就不會住在這裡了(我指著Lucky的籠子給他看)、以後就看不到她了喔。小瓜試著接受消化這樣的訊息,反覆幾次跟我確認:「打針下去不會痛痛、Lucky去天上做天使、沒有要住這裡?」確認他大概清楚這幾個重點之後,我們把Lucky裝入提籠,出發,前往附近的獸醫院。
 
一手牽小瓜、一手提著貓籠,我們慢慢前行,路上允許小瓜隨意的停下,隨他愛逗留多久就是多久,有時只是踩樹葉,有時蹲著看排水溝裡的水流,或是坐在路邊商家門前的椅子休息、看馬路上各種經過的人和車,這個下午的陽光和煦,天空也很藍,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最後一小時,然而身體病弱已無力動彈,因此你只能靜靜的在原地,你會想些什麼呢?
 
 
 
在一個路口準備過馬路時,遇到交通管制,有警察在控制紅綠燈使得路口淨空,等了許久終於有一排前後有警車護駕、插著不知哪國國旗的黑頭車隊通過,小瓜很盡責的冒著滿頭汗一直朝車隊揮手説再見,如果是國外嘉賓的話,希望他們有看到路邊有這樣一個真誠歡送他們的小男孩!
 
路上經過一間裝修中、準備新開張的咖啡店,門前有木頭甲板的緣廊,高度對小瓜來説又很剛好可以一屁股坐下、不用依賴大人抱上抱下,於是我們又坐在人家門前休息一會兒,小瓜要求幫Lucky把門打開、給她透透氣,也摸摸Lucky的頭和耳朵,我好想將這樣的畫面定格、就這樣坐到夕陽西下然後大家一起回家吧.......
 
 

 
這樣一路耽擱,真正到達動物醫院時已經花了將近一個小時的路程,這間醫院不是之前三天兩頭就造訪的那間,那間的醫生不做動物安樂死的服務,因此改到這間大型連瑣的醫院,我的想法是基本上以後應該不會常帶家裡其他貓來這裡,應該也可以避免動不動就勾起傷心回憶吧!(結果沒用,後來去常去那間買個貓食,看到熟悉的醫生臉孔,我就想哭了......)
 
Lucky在好幾年前來這裡就診過,後來因故不再來這家看診,沒想到事隔多年、這間店的人員全部都換新了,還能找出她的病歷資料,但醫師們正在忙一個緊急手術,所以我們又等了一陣子,又是一段難熬的時間,小瓜天真無邪的在店裡逛逛玩玩、Lucky在一旁氣息虛弱的等待生命完結......
 
總算等到醫生召見,醫生看我又牽個蹦蹦跳跳的小瓜、又要提貓籠,還趕快過來幫忙把Lucky提過去,邊聽我簡述Lucky的病況、邊打開貓籠門準備看診,他第一眼瞄到Lucky嚇了一跳,以為睜著雙眼又一動不動的她已經過世了,準備趕緊抱出來用聽診器看看,倒是我態度很淡定的跟他解釋她還沒死、但也只剩呼吸而已,他才鬆口氣,很溫柔又小心的把她抱出來,之後的病況説明和醫生對談就不詳述,但談到求診過幾位醫生不同的説法,他的看法倒也有趣,像之前台大會希望我們去作更詳盡精確(但昂貴)的儀器檢查、有醫生是積極治療的態度,他説如果是他也會很想知道Lucky是怎麼回事、到底是什麼原因發病、腫瘤在哪裡、有多大、用什麼藥有用等等,因為這樣的病例畢竟少見,且多數人(像我們)不願貓咪受苦所以選擇不作高風險的電腦斷層檢查,醫生們也就無法針對這樣的病例深入研究,每次遇到也只能盡量各方嚐試治療用藥。然而假如當初花大錢配合作檢查,Lucky能幸運的度過檢查中的各種風險存活下來,也知道腦部腫瘤的位置,醫生説目前國內也沒有醫師能作小動物的腦部腫瘤手術,依舊只能讓她慢慢惡化走到這一步而已,國外或許有手術成功案例,但不幸台灣的獸醫技術還落後歐美十年以上。聽起來倒是另一種動物悲歌。
 
最後醫生聽完我這兩個月來的照顧情形,以及這趟的來意,他説了一句:「這兩個月的照顧真是辛苦妳了!」我苦笑說真的是還好,現在只希望讓她平靜的解脫。醫生表示瞭解,若是他也會做相同的選擇,因為我這樣不辭辛苦的照顧Lucky,他真的很感動,會在費用上給我些優惠,接著解說一些安樂死進行的步驟和注意事項,我簽了同意文件之後,他先請櫃臺小姐聯絡寵物喪葬公司派人過來,然後還給我這家專辦寵物喪葬公司的DM,這家是在陽明山上的,他說他們比較常和這家合作、距離這裡交通上也比較近,然後他要幫Lucky在手臂上先埋軟管,因為之後安樂死藥劑是要進行靜脈注射,請我先去櫃臺繳費好了,到了櫃臺,小姐拿給我另一家在淡水的喪葬公司DM,說後續事宜會由這家幫忙處理,「咦?」我說可是醫生說你們常配合的是陽明山那家,而且應該離這邊比較近耶!小姐尷尬了!說其實兩家都有配合,而且已經聯絡對方派人來了耶......這小姐就是一副怕麻煩的樣子......@@

其實也可以強力要求改成由陽明山那家來服務,畢竟是醫生和櫃臺小姐默契不一致造成客人的不便,尷尬也是她自己造成的,不過當下我一方面心情難過、還要應付不知情的小瓜各種問題,一方面腦袋裡的地圖顯示陽明山和淡水距離這邊其實都很遠,說陽明山近一點大概也沒差多少,而我打算只要進行火化而已,跑一趟稍遠一些些其實無所謂,而且無論哪一家的收費都一樣,於是,就不為難那個櫃臺小姐了,反正我以後不會再來這間店!小姐如釋重負的鬆一口氣之後,倒沒忘了她的基本工作:請我繳費,現金沒帶那麼多的話,先繳一點錢,然後去旁邊哪裡有銀行可以領錢之類的......。

後來淡水這間寵物喪葬公司的服務其實是還不錯的,因為時間已經稍晚,趕不上下午的火化場次,所以他們會派人來接Lucky的大體回去冰存(免費),與我約好明天希望進行火化觀禮的時間,後來的聯繫與實際到現場的服務態度都很親切和善。

這邊記錄一下安樂死費用是3000元,獸醫有打一點折優惠給我,但是他交代說不能講多少錢,因為那幾乎是同行間的公定價,所以我就不說實際付款金額了。寵物火化的費用是5000元,這好像也是公定價,之前上網查別家也是這個價格。有意思的是繳款全部付清給醫院這邊就行,不用再額外付費給喪葬公司。

我又牽著小瓜搖搖晃晃的走一段路去領錢,他沒有午睡所以快沒電了!回到醫院櫃檯將款項都付清之後,隨著醫生來到醫院地下室,這裡規劃為手術治療室和住院區等等,Lucky已經被安置在治療檯上,下方有鋪一條大毛巾讓她趴在上面,不會直接接觸冷冰冰不銹鋼的檯面,看到我和小瓜過來有抬起頭來望著我們,我趕緊去摸摸她的頭,獸醫讓我們再相處一下,直到我說可以了,他和助理醫生才過來。
 
下午四點,獸醫準備將第一劑藥物注射進入Lucky的靜脈時,她緊張的抬頭看獸醫,獸醫摸摸她的頭說:「乖乖喔!」她轉而看著我,獸醫開始將藥物注入,我持續撫摸著她的頭,跟她說:「睡覺了,好好的睡,不會再痛了。」然後她就低下頭慢慢的睡著了,小瓜也摸著她的腳說:「Lucky好乖,乖乖打針,不痛了!已經不痛了!」

獸醫繼續注射第二劑藥物,另一位獸醫用聽診器檢查她的心跳,幾分鐘後放下聽診器告訴我們心跳已經停止了,雖然她的身體有些地方的肌肉還微微的跳動起伏,但她已經離開了。二位獸醫離開房間,讓我們與Lucky獨處告別。

我摸順她身上的毛,背上有個地方沾到一點鼻涕稍微黏在一起,幫她輕輕撥開再順一下,揉揉剛才打針在她手臂上留下的針孔,最後一次握著她穿了一輩子白襪子的手腳,捏捏那尚有微溫而略顯蒼白的粉色腳掌,注意到她的尾巴毛略顯澎鬆,而且靠在兩腿間,原來她到睡著前還是很緊張啊!有點後悔沒有抱著她讓醫生打針,
是不是以為又要打針治療繼續病痛呢?跟她說以後沒有打針了,也沒有痛痛了,也將她尾巴的毛摸順,再來摸摸耳朵和鼻樑,每天幫她擦鼻涕、挖鼻屎的鼻子也摸摸,以後不會再鼻塞或打噴嚏了,還有她以前最愛讓人搔下巴,總是將脖子伸得又直又長讓人搔個過癮,現在也最後一次幫她搔搔下巴,小瓜也伸手來幫忙搔一搔,他問:「Lucky去天上了嗎?」那時我幾乎泣不成聲了,我低聲請他跟Lucky說要跟佛祖一起走、要跟菩薩一起走、要趕快去做天使了喔!小瓜一句一句的說得很清楚,Lucky應該也聽得很清楚吧!

獸醫在打針進行之前,有
先說明有可能Lucky在藥物注射後還會有掙扎反應,但那都是屬於放電反射動作,不是痛苦掙扎,也可能因為肌肉放鬆的關係而排放屎尿等,要我和小瓜有心裡準備,這些我都上網查看過所以知道,中午時就沒再餵食Lucky吃肉泥,讓她腸胃稍微淨空,而她最後也沒有出現劇烈掙扎的狀況,所以Lucky離去時沒有什麼可怕的畫面,這對我和小瓜來講算是很好的最後畫面吧!

與Lucky依依不捨的告別之後,本想等喪葬公司的人員過來,確認他有將Lucky的大體帶走之後才離開,但考慮小瓜已經整個恍神又黏人到快不行了,還是先帶他回家休息,讓醫院和喪葬公司的人員來處理就好。

提著空蕩蕩的籠子回家,看著客廳裡空空的粉紅豪華大貓籠,小床上面有躺到凹下去形狀的潔白看護墊,旁邊鋪好的大毛巾還沾有一些鼻涕,感覺少了些什麼,卻仍存在著些什麼,我想我還需要一段時間。

原本與寵物喪葬公司是約下午進行個別火化,後來瞭解作業流程和時間,原來全部完成接回骨灰大約要一個小時左右,再趕緊打電話去改成上午十點進行,這樣下午才有時間去進行灑葬。原想一個人去送Lucky一程就好,後來飄飄說可以請假,因此也讓小瓜同行參與。

2012年5月23日,一早我們按平時作息運作,只是我一度打開冰箱想拿出雞肉泥解凍時,才想到以後不必這麼做了喔!......瓜次郎餵飽之後依舊安頓到樓下阿公阿嬤照顧,然後每個人都打扮整齊,幫小瓜換上重要場合才穿的襯衫加領帶,出發,前往淡水那間寵物喪葬公司。

那裡真的有點偏僻,在半山坡上,要是沒有GPS導航很容易錯過入口處的陡坡,上去之後是背山面海的宜人景色,但停車場旁邊是個看起來未完成的水泥柱建築,有幾隻大狼犬看守,雖有用鍊子拴住,他們吠叫起來還是挺嚇人!而與停車場同一層就是火化場,隔音不是太好,一開車門就聽到淒厲的嚎哭聲從裡面傳出來,很驚人,應該是感情很深厚的飼主在送別寶貝吧!想說等一下這也是我會發生的事情嗎?心裡又有點怕會嚇到小孩,還是趕緊帶小瓜遠離,打電話問他們報到的辦公室在哪裡,原來是在下一層樓,要從剛剛開上來的車道往下走一小段,到了之後好像是另一個世界,一邊是辦公室,一邊是不斷播送著佛經音樂的祭拜處、休息室、靈骨塔,氣氛寧靜祥和,而且接待員從門口外面就開始接待我們,態度溫和而慎重,確認Lucky名字後,讓我們在一張供桌上擺放寫著她名字的牌位以及Lucky愛吃的食物作為貢品,牌位是這裡主動提供的,其他需要付費的祭拜物品像是蓮花、往生被之類的有好幾種,甚至也可以請師父來旁邊助唸,我覺得看個人的祭拜觀念和經濟能力而為,基本的香和紙錢在這裡買就可以了,我買了一組香和金銀紙,在禮儀人員的建議下再加一包「寶貝福袋」,一大包鼓鼓的,後來有拆開來燒,裡面是一大堆折好的金銀元寶、紙錢等,算是經濟實惠的「綜合包」。全部加起來是200元。
 
 

前一天問過這裡說可以帶Lucky愛吃的東西來祭拜,我立刻想到的,是她以前每次我只要打開這個東西來吃,她一定跑來我腿上等著我分她一口,就是植物優格!她每次都會把湯匙舔得乾乾淨淨,連我大部分吃完的空罐子也舔得好乾淨,我後來都會刻意吃到最後不用湯匙刮罐子,直接交給她清空就好啦!前兩天剛好帶小瓜去逛全聯時順手買了這兩罐,想起她後來在家這兩個月,都不能吃這些,現在可以多吃一些了吧!

把牌位和祭拜物品準備好,就先上香祭拜一下。

 
 

禮儀人員稍後過來說已經安排好,可以進行火化儀式了,但建議一位家長陪小孩留在樓下較好,因此飄飄與小瓜待在樓下,這邊整個空間寧靜祥和,也有其他家屬也在休息等待、交談聊天,氣氛輕鬆,小瓜稍後坐不住在這裡走走看看也可以,而我就跟隨禮儀人員再度來到停車場旁邊的火化場,一道鐵門進去之後是幾個小型焚化爐,再往裡面是一個工作間,工作人員讓我看看Lucky最後一眼,Lucky被放置在一個紙箱中,姿勢就跟昨天在醫院最後看到的一樣,側躺著,聽說有提早拿出來退冰了,但我摸摸耳朵還是冰冷堅硬的,眼睛上面還有些霧霜,輕聲跟她說說再見了喔!負責操作火化的師傅跟我確認可以進行了,就抱起Lucky的身體往火化爐的平台放置,禮儀人員跟我在一旁喊著:「Lucky再見了!Lucky要走囉!看到火要跑喔!Lucky快點跑喔!」(希望她的魂魄要在火化之前離開身體,才不會痛苦,坦白說這時候真是邊哭邊喊,哭到一個不行啊~~)然後平台就被推進爐裡、上鎖、點火,接下來火化時間大約要一小時。

離開火化場,先到旁邊的金爐燒紙錢和「寶貝福袋」,在火光交錯間,心情慢慢回覆平穩,旁邊有另一戶人家比我先進行,他們燒完之後,其中有位太太過來攀談聊了一下,她家的寶貝狗狗也陪伴八年之久因病過世,後來聊到火化之後的處理方式,這間寵物喪葬公司提供的幾個方式她都不是很滿意,想將寶貝的骨灰帶回家安置,其他家人又覺得不妥,聽到我將要進行的灑葬卻忽然眼睛一亮,稍後我也將完整訊息轉給她,後來因為離開此地的時間和行程不一樣,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到同一個地方進行灑葬,但這位太太在聽完我的作法之後,原本傷心不捨的臉龐終於浮現笑容,非常高興的說能夠遇到我真是她家寶貝的福報,我想這真是緣分吧!如果能夠幫助到他們,也是Lucky幫助我促成的。

回到家屬休息等待的空間,我和飄飄輪流試著讓一早起床到現在快沒電的小瓜入睡,不過陌生環境的關係讓他很難靜下心吧!又抱又牽的,一下去外面小山坡花圃散步看蝸牛,一下回休息處吹冷氣。

一個鐘頭過去,禮儀人員前來告知可以去接骨灰了,事前已經確認我將進行灑葬,所以師傅會將骨灰磨粉裝罐,本以為就是直接領到一個盒子,結果不是,我隨禮儀人員回到火化場,師傅已將Lucky的骨骸從火化爐移到工作平台,而且依照她最後側躺的樣子排列整齊,剎時間我有到了考古現場的感覺,我想大概是要讓家屬確認骨骸完整的意思吧!禮儀人員還問我需不需要拍照?我說不必了,師傅便將骨骸全部倒入一個缽,接著用杵將骨骸慢慢搗成粉狀,最後將骨灰倒入準備好的紙罐中,再裝入一個紙袋交給我。

用什麼裝骨灰倒是不用傷腦筋,這家公司會免費提供骨灰罐,有分陶瓷罐(可在上面刻姓名或貼照片)或紙罐,因為我沒有要放置供奉,所以選擇環保的紙罐,雖是紙罐卻也做得很精緻,上面貼有往生咒,質感很好,而外裝的紙袋則是沒有任何的圖案或字眼,整個是素咖啡色,提著走在路上、坐在咖啡店休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也不會特別引人注意,讓人覺得沒有商業氣息也很貼心的服務。只是提著這輕輕的紙袋,想著裡面就是Lucky的全部,手上少了很多重量,心裡也少了很大一塊。
 
 

這樣就算完成整個火化儀式,離開此地時已經接近中午時分,小瓜一上車沒多久就睡著,我們決定讓他多睡一會兒,驅車來到台北市區找到適當地點才停下來用午餐,下午二點,我們繼續往文山區的富德公墓出發。

這裡又是另一個更加偏僻的木柵山上,主要是環保概念興起,台北市政府近幾年推動人和寵物的樹葬灑葬,在這區公墓首先規劃了這樣的一塊場地。
  
前方的風景極佳,可以看到山下市區景色,人的樹葬區(詠愛園)和寵物灑葬區(秘密花園)是分開的,人的樹葬區要收費,目前有九種樹,可以選擇要葬在哪一種樹區,這裡好像公園一樣,有小橋、流水、長廊、椅子,我和飄飄以後都想選擇在這裡樹葬好了,塵歸塵、土歸土,後代不用花錢買塔位供奉,想念我們的時候,就到這樹下來乘涼。

園區開始五、六年而已,算還很新,有些樹種也還長得比較瘦小。地上有放置些鮮花,是親屬來過的痕跡。
 
 
 

而寵物灑葬區是做成花圃的樣子,可以自行選擇要灑在哪一個花圃裡,免費,但還是要去登記一下,登記處在靈骨樓裡面,登記後會有人員確認骨骸已磨成粉,沒有的話這邊也有機器可以用,然後會帶我們到灑葬區,簡單說明需遵守規則後便離開,讓我們自己進行灑葬儀式。

白籬笆內就是寵物灑葬區,有四個形狀花圃,可以自行選擇要灑在那個花圃裡。(所以不用擔心灑在草地上會被踐踏到。)
 
 

 考慮了一下,我幫Lucky選了右邊數來第二個愛心花圃 。
 
 

決定灑葬位置在愛心上方、兩道弧線彎下來碰在一起形成尖角的那個地方,那裡夠隱密,可以躲著窩窩,也方便跑出來看風景、曬太陽。
 
 

準備要灑了,小瓜說他也要幫忙~~
 
 

小瓜很認真的在旁邊幫忙拿蓋子,將Lucky灑下時,他也揮著手說Lucky再見啦! 

 
 

Lucky~~真的再見啦!

 
 

灑葬區前方有個水池,不時可見白鷺鷥在這裡停佇,灑葬完畢,看著這周邊優美的環境,想著Lucky應該會喜歡我為她選擇的這個地方吧!
 
 

其實目前也有許多私人的寵物喪葬公司提供在他們私人的土地內灑葬、土葬、靈骨塔供奉等,但上網查過目前這些服務在國內都尚未合法的,我擔心哪天政府來個什麼強硬大執法把私人的公司給拆了、或是私人土地出問題、財務問題而倒閉等等,不僅Lucky的骨灰灑葬之地遭到破壞,我連想念Lucky都沒個去處,選擇在私人企業火化之後,來到這個合法的地方灑葬,想來是最令人能感到安心的方式了。

這天很感謝這二位男士陪我一整天,能這樣順利的送Lucky最後一程,讓我放心許多,你們也是Lucky的貴人啊!

 
 

一個月後,我們有再回來看過,因為中間有一個禮拜時間下了爆大雨量,台北有好多地方都淹水了,當時有點擔心前面的水池會不會淹起來?來看的時候一切都還好,而且花圃旁邊有放著一疊空花盆,顯示這裡有在維護整理,又讓人放心許多!

 
 

倒是我們當時才把車子停好,剛下車而已,小瓜就興奮的朝著旁邊遠處招手,說他看到Lucky了!Lucky在那裡跑來跑去、在玩玩!!!

當然,我和飄飄是看不到Lucky的,後來問他Lucky的幾個特徵,他也都說沒有錯,如果真是這樣,我想真是太好了!Lucky果然擺脫病痛,而且跑來跑去很開心啊!希望她玩夠之後,可以趕快再去投胎,下輩子我們還會再相遇吧!無論是以人或貓的形式。



【相關資訊】

北新莊寵物安樂園
http://www.psc0449.com.tw/ 
台北縣淡水鎮北新路一段603號 
電話:(02)2622-0449‧0958-780-586
注意:寵物火化有分為集體與個別,收費不同,是否要前往觀禮也可自行決定,事先要與業者聯絡確認清楚。 

秘密花園寵物灑葬區
http://www.mso.taipei.gov.tw/ct.asp?xItem=14120&ctNode=2822&mp=107011 
地址:台北市木柵路五段43巷190號(即富德公墓靈骨樓)
電話:(02)22391590
注意:寵物灑葬不限台北市民身份,要進行灑葬當日再前往登記申請即可,需準備飼主的身份證正本,目前費用為免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