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不是我殺的
  • 216653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Lucky慢慢走(一)

之前因為要生小瓜的時候預計要離家坐月子一段時間,
估計新手爸爸飄飄也會跟著很忙碌,
而家裡其他人不大熟悉照顧貓的方式,
(因為我們家的貓們狀況有點複雜,需要隔離餵食~)
就選擇挺著大肚子把貓們全部帶回娘家,娘家是四層樓透天厝,
夠他們跑上跑下開運動會減肥啦!
然後等月子做完了再接他們回家,
不過當時我把Lucky留在娘家生活,
因為即使大家都結紮了,
偶爾幾隻太監公公們還是會去壓在她的背上,嘗試圖勞的舉動,
惹得她哇哇大叫,精神緊繃煩躁,
娘家只剩咪卡一隻母的,論年紀兩個應該差不多,
以前是一山不容二母貓,只要狹路相逢必定廝殺聲起,
但那是有其他公貓在場的關係,
大家都撤退之後,二貓有各自的活動範圍,(家裡空間大真好~~)
倒也相安無事了。

Lucky一直以來有打噴嚏的毛病,
幾年前我曾努力的想要讓她獲得正確的醫治,
曲折的過程已寫過一篇
 Lucky驚魂記」就不再贅述,
而她在娘家生活期間,我媽媽也不斷帶她去給醫生治療,
一開始醫生給她的治療,狀況似乎好轉很多,
我們也想說鄉下真是臥虎藏龍啊!
原來我花那麼多時間精神幫她在大都市找的醫生都不如一位鄉下醫生!
但好景不長,一年半多之後,症狀又開始了,
除了打噴嚏又開始嚴重,耳朵似乎也有感染,也要用藥治療,
走路搖搖晃晃、常撞到東西,
到了今年過年我回家時看到的Lucky,左眼似乎有失明的跡象,
走路東搖西晃、像喝了多少酒一樣的醉漢,
不變的是,她依舊愛撒嬌和親人,
她會不辭千里遠的一路跌跌撞撞,從樓上休息的地方來到樓下,
到人的腳邊磨蹭,看到有哪位坐在椅子上的,
就努力的爬上那位的腿上窩著討摸摸,
連小瓜的腿上都曾被她試著盤踞,
(不過她當然是被多事擔心的大人們給趕走了)
從前她是那樣輕巧靈敏的就可以完成這樣的事,
現在看她變得好吃力,心裡不免擔心著,
但我媽說有在給醫生看,雖然醫生說不出到底什麼病,
也說這個要治到好是很麻煩的,
我還是想應該沒問題吧!
而其實我的心思都是放在兩個小孩和台北的三隻貓身上,
即使覺得有點不對勁,卻聽到她有在給醫生看就想說「那就好」!
(根本是刻意忽略那不對勁的感覺)

過年之後,是二二八假期,
看到的Lucky除了左眼失明,行動力似乎更差,走路歪斜的更誇張,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她就幾乎無法站直身子了,
只能蹲在地上慢慢走,
後來我媽說因為Lucky一直打噴嚏,
很容易把床、棉被、衣物等東西污染,她實在受不了一直洗東洗西,
家裡偶爾有親友要留宿也很不方便,
也擔心我們兩個小孩子還小,接觸到她的鼻涕會有感染風險,
於是就把她和咪卡都關在四樓生活,
(兩隻貓住一層樓也還很寬敞,而且兩個立刻就劃分好活動範圍,
一個住上舖儲藏間、一個住下舖床板上,
連貓砂盆、水碗、食物碗都一貓用一個,
不會重疊或用錯!真是神奇!)

於是上週六我們回去時,就去參觀一下Lucky和咪卡的住所,
也是小瓜特別對Lucky有印象啦!
提到要回阿婆家,他就會說「貓貓Lucky~」,
所以每次回來他也都要找Lucky摸摸,這回不例外,
我們爬上四樓,沒看到貓影,
叫著Lucky的名字,一會兒後終於有了回應,
是從黑麻麻的床架底下傳出來的,
她慢慢的移動身子出來,喵喵的叫著,
看起來情況又更糟,瑟縮著小小的身軀,鼻子依舊掛著鼻涕,
原本黑亮柔順的毛因為在床底下的關係吧,
沾染了灰白的灰塵而變得粗糙乾澀些,
到樓下之後跟我媽說要在地上鋪些保暖的墊子或棉被給Lucky才行,
不然地板上太陰涼,Lucky的毛又薄又短,恐怕會太冷!
我媽說是因為這兩天很熱,
她才從床架上的棉被和保暖墊出來,跑到床下的地板納涼,
平常她是會到地上吃東西、喝水、上廁所之類的,
睡覺時會跳回到床上去,
聽她這麼說,我就「又」放心了!
然而,重大變化其實就從這裡開始......

2012.03.20

一大早,
正當我有著雄心壯志想要大膽改善兩個小孩的飲食習慣時,
接到我媽的電話,
她覺得Lucky的左邊不能動了,幾乎站不起來,站起來就會往旁邊倒下,
簡直就像老人中風半邊癱瘓的樣子,
而且自從那次我看到她在地上納涼之後,她就再也沒回到床上去過,
(站都站不起來了,更別說要跳到床上去啊!)
食物、水、貓砂更是弄得滿地都是,
整個狀況聽起來就是很悽慘!
我媽打算再去問一問那位曾經很厲害的鄉下醫生,到底還有沒有救?
如果已經到了生命的盡頭,不如早點讓她解脫~~

唉~~果然是老人家看得多吃得多想得多,多麼豁達啊!
而我掛上電話之後,眼淚就流下來了,
飄飄問我要不要回去看一看,就算是告別也好~~
我則是靈機一動,就算是死別,也不能僅讓一位醫生作決定,
還是把她帶回台北來讓其他醫生診斷看看吧!
飄飄支持我的決定,他剛好也能請一天假,
請飄爸媽幫忙照顧瓜次郎一天,
我們就帶著小瓜一路飛奔到新竹,
接到看起來憔悴不堪的Lucky之後又立刻北上,
北上這一趟是我開車的,大約十一點出發,一路趕趕趕,
雖然沒塞車也很順暢,
但遇到幾部慢郎中的卡車就很想叫警車幫我開道就是了,
本來想趕在十二點之前,先到家附近的一間診所就醫,

這家的醫生很有耐心也細心,收費也很有良心,
(跟以前在台北市的診所比起來真是便宜太多了)
我這邊貓貓有什麼問題都找他就是了, 
不過他中午十二點到下午二點休息,所以得趕在十二點以前踏進診所,
(後來預約另一家診所也是同樣的休息時間,
不免胡思亂想萬一所有動物診所都是這樣的休息時間,
那這二小時中萬一有小動物生病需要就近急診救治怎麼辦啊?)
總算在心跳加速到極限的十一點五十八分將車子停在診所附近,
不等小瓜慢慢打開他那複雜的兒童汽座,
我先提著貓籠下車衝進去,卻被醫生助理攔住,
醫生目前有個需要手術的急診將要開始,無法再幫我看診,
只能等下午二點再來了!

後來想想,其實這樣也好,
因為我對Lucky最近的病狀其實不熟悉,
真要跟醫生報告描述可能結結巴巴說不完整,
中間這兩小時我把Lucky帶到工作室這邊暫時安置順便觀察她的狀況,
三隻貓在客廳當然好奇不已,
咖啡膽子大,走過來聞聞看看許久,
像是終於想起這味道似乎似曾相識似的,
又走回他原本霸佔的桌下枕頭默默的坐著,
麻糬則是過動發作,一下跑過來看看、一下跑去後陽台、一下去磨蹭冰箱,
就是不得閒的小子,
黑糖則保持一貫的謹慎習性,佇立在遙遠的門邊看著一切事情的發生,
遲遲無法決定是否該靠近來看一下!
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把三隻貓隔在房門外,
我陪Lucky待在工作室裡,
這裡對她來說是陌生的新地方,要適應一下,
也免得虛弱的Lucky還要耗力氣應付其他貓的近距離窺視或敵意。

到陌生的地方,一開始就是往角落的地方去鑽,
不過Lucky沒辦法「鑽」,只能側倒、連滾帶爬的過去~~

 
 


在撞牆好幾次、卡住沙發腳好幾回後,
終於又爬又滾的來到令她比較有安全感的沙發底下,
我已經鋪好兩條毛巾給她。

 
 

幾分鐘後,她大概決定要探索沙發底下以外的區域,又滾出來~~
 
 

但我發現她也不是要探索什麼區域,而是要來我旁邊,
跌跌撞撞的一直撞到旁邊茶几桌腳,趕快給她摸摸~~
 
 

觀察一陣子她的狀況,發現還真不是普通的糟啊!
她幾乎站不起來,撐起身體會往左側倒下,
想往前走,卻會順時針打轉翻滾,
想吃食物,卻還來不及咬到食物就倒下,把碗撞翻,
把乾糧推到她嘴巴旁邊,她卻咬不住又掉到地上,
難過得一直哇哇叫~~
同樣的,要喝水,會撞翻水碗、搞得身上濕一片,
然後去貓砂盆,也是翻翻滾滾、碰碰撞撞,連好好的坐著尿尿也不行,
除了身上沾得灰沙僕僕,貓砂當然也是揮滿地!

唉~~我看夠了!
把地上的東西收拾乾淨,
把她抱到懷裡秀秀~~可愛的Lucky~~
(左眼應該看不見了~~)

超愛撒嬌、愛人抱抱和摸摸的她,
因為生病的關係,可能很久沒有享受到這樣舒服的待遇了吧!
一下子就全身酥軟的呼嚕呼嚕啦!
 
 
以前她還會兩腳很規律的踩踩,幫我的肚子按摩,
現在不行了,只能歪一邊倒!
 
 

在這裡靜靜的抱著她,
想著以前有她在一起的那幾年,一起度過那麼多的日子,
她還曾在我的結婚喜帖海報裡泡溫泉呢!
想著這麼黏人又窩心的她,恐怕等一下就要被醫生判死刑了…
 
沈重而規律的呼吸聲中,她睡著了,我的眼淚又泛流,
為了拿在遠方桌邊的衛生紙而抱起清瘦的她,
還是好捨不得她就要離去了啊!
 
 

終於等到時間差不多,來到家附近的診所「永康動物醫院」,
我才把Lucky從籠子裡「挖」出來,
(即使重病還是分得出來這裡是獸醫院啊!死抓著籠子不肯出來~)
什麼都還沒說,醫生看第一眼就說她很老了喔!腦中風了喔!
接下來的檢查和診斷就是大致確認了他的判斷,
說中風是讓我們一般人比較容易懂,
應該是腦部有腫瘤或病變壓迫神經,這要做更精細的檢查才會知道,
不過檢查出來即使是腫瘤,這麼小的動物尤其年紀又大,不適合開刀的。

問他是否老貓容易這樣有腦中風的現象?
(家裡還好幾隻老貓啊!)
他說老狗比較常見,老貓倒是很罕見!
但是症狀都是類似這個樣子,
先癱瘓半邊,無法正常站立,進食困難等等,
目前可以做的就是打營養針解決她無法進食而脫水的狀況,
打消炎針舒緩她一些部位發炎疼痛的感覺,
再打一劑降腦壓的藥,也是舒緩她的腦部不適,
打完這些針之後,她有可能會好轉一點點,
但是腦部的病變無法根除,還是會慢慢惡化的。

再問還剩多少時間?
醫生用很平緩的口氣吐出那幾個字:「最快就這幾天了!」
唉~~醫生看我整個人呆住了,就先去準備三支藥劑,
在Lucky挨完三支針之後,我才想到等一下還要去給別的醫生看耶!
不知道打針之後會不會影響別的醫生做判斷,
還好這位醫生說這幾劑沒什麼副作用,
只有降腦壓的藥會讓她有點想睡覺,
呼~幸好!
因為下一位醫生是約三點,這邊看來已經有了結論就是這樣了,
醫生叮囑我明天還要帶她過來打針,
主要因為她無法進食,補充營養和水分是必須的,
恍惚間答應之後,接著要付錢給醫生,
突然回神才發現三百塊的醫藥費~~我捏出三張千元大鈔要給醫生,
醫生是手停在診台上沒有接,
我趕緊放回皮包再另外拿三張紅色鈔票出來給他。

接著帶著Lucky來到第二家診所,
這家是台北市有名的「專心動物醫院」,
之前Lucky有來這裡檢查過心臟和氣喘問題,
主要的洪醫生是國內小動物心臟科的權威,
診所裡其他醫生也很親切有耐心,
除了醫藥費用很貴和離我家有點遠之外,其他服務都很優質,
上午已經先幫Lucky掛號了,我們比預計時間早到些,
洪醫生有空就先看了,他在電話裡聽我說Lucky變得不能走路,
神情很凝重的問我什麼時候發生的,
(因為下肢突然癱瘓是心臟病的前兆)
我回說已經有二、三天,
但是醫生用聽筒聽心跳是沒有雜音、規律正常,
簡單的觸診和觀察她側倒姿勢之後,
也判斷是腦神經病變,心臟是沒有問題的,
不過他不正面回答後續處理方式,
而是建議我盡快去台大動物醫院掛急診,
那裡有更專科的醫生和儀器設備可以檢查,
檢查出病因之後才能作後續的治療,
由於台大那邊要趕在三點半之前掛號,所以醫生就催我趕快過去,
匆忙間我忽然想到醫藥費呢?醫生說不必了,妳先趕過去吧!
哇~~真是好感謝啊!

出來之後趕緊跑回車上,還好剛才問診時間很短,
飄飄原本把車子暫停在附近黃線邊,
還沒來得及開去別的地方找車位我就回來了,
小愛飄還在車上睡著了呢!
我們一起再度出發往台大動物醫院去!

第一次到這種大型的動物醫院,感覺很特別,
就像平常都在小診所看病、拿藥,
忽然到大醫院要先去窗口掛號、分科別、跑樓層、換診間,
然後主治醫師旁邊會跟一堆年輕小醫師當助理,
病患同樣的問題會一直被不同的人重複詢問~~@@
從沒想過連貓貓狗狗也要這樣的!
很是新鮮!
再來就是醫院裡所見到的醫師都好年輕,
大概磨練幾年有經驗之後就出去自己開診所了吧!
更別說那些跟在旁邊的醫師助理了,個個都是大學生模樣,
不過也因此他們對待動物都很熱情而溫柔,
讓人感覺還不錯就是了! 

這天急診的值班醫師是內科醫師,
而腦神經是屬於外科,不過因為外科醫師都正在忙,沒辦法看診,
由他先來負責初步的診斷和治療,明天再由外科醫師門診,
話說進入內科急診的診間之後,
我和Lucky陸續就被包含主治醫師在內的四個人包圍,
聽診、觸診和聽完我述說病史和症狀、再將我盤問各種問題之後,
診間忽然陷入一片沈默......
看起來每個人都在思考著接下來該怎麼做,
只是這思考時間真的有點久,久到讓我覺得......
如果能讓這些人想這麼久都束手無策的話,這個病大概是很難有救了吧!

幸好主治醫師打破了這持續幾分鐘之久的沈默,
由於Lucky看來真的很憔悴虛弱,
還是要來做一次全套的檢查比較保險,
於是就開始抽血、驗尿
(照X光時她剛好撒一泡尿,
助理小醫師很靈巧的接了半管起來可以送去化驗)、
照X光、超因波等等,
主要是要排除其他原因造成她的左半邊癱瘓,
以及必須決定立刻可以給予協助的醫療行為有哪些,
(像目前很明顯的就是有脫水現象,需要補充營養)
剩下就等明天由外科醫師決定需不需要作斷層掃瞄或核磁共振了。

這天的檢查結果是發現她除了體溫低、白血球數過高、脫水之外,
還有很嚴重的貧血,
更令人吃驚的是:她有感染到貓愛滋!
(我在這裡先快速的消毒:
貓愛滋不會傳染給人,所以有抱過摸過Lucky的人請放心!
其他有關貓愛滋的訊息請上網自己查,謝謝!)
由於貓愛滋是有去戶外活動的貓咪因為打架互咬才比較容易被傳染,
Lucky一向乖乖在家黏人撒嬌,從我接手養她之後幾乎就不曾出去過,
(四年前也曾抽血檢查,當時結果是正常)
推想一下,有可能是咪卡傳染給她吧!
因為咪卡常從娘家頂樓的鐵窗鑽出去,玩一玩再回來,
很有可能是咪卡在外面被別的貓傳染到的。
不過我媽說咪卡從四樓頂鑽出去也只是跑到別家頂樓花圃玩一玩,
印象中也沒別的貓在那麼高的地方出現,怎麼會被傳染呢?
只能請我媽有空再帶咪卡去抽血確認一下啦!
至少咪卡目前看來還是健康快樂的樣子!

因為有貓愛滋的關係,
比較能解釋Lucky這大半年復發的的呼吸道感染好不了(嚴重的鼻水)
和耳朵有感染發炎的症狀,
不過還是不能解釋半身癱瘓的原因。

由於她目前進食與排泄似乎有困難,
醫師建議我讓她先住院觀察一天,可以用點滴治療,
一方面也是明天還要來這裡看外科門診,少去提著她在外奔波的辛苦,
我考慮的是突然間要帶回去照顧也是很棘手,
工作室那邊可以隔離其他貓,我卻不能隨時看到她的狀況,
而帶回空間狹小的家裡,
怕她會爬爬滾滾跑到底盤比較低的沙發或嬰兒遊戲床下面卡住,
而且她不會用貓砂的話,處理排泄方式也是個問題,
於是就同意讓她在這裡住院了,
現在慶幸幸好有讓她住院一天,
醫院的照顧環境和模式才能成為我目前在家照顧的模式參照。

手續辦好,我們和Lucky一起來到五樓住院部,
但是病人(貓~)和醫生走左邊的通道先進去,家屬們先在外面稍等一下,
他們要先鋪床之類的把Lucky先安頓好再讓我們進去,
等候區窗明几淨、色調溫暖,感覺很舒服呢!
 
 

簡單大方的等候櫃臺旁邊有門鈴~
 
 


有要探病或有事要入內的話,訪客要按櫃臺旁邊這個門鈴,會有人出來接待。
 
 

Lucky已經被擺在她的個人病房裡了,
左半邊癱瘓,所以要好好趴著也不行,會歪一邊!
 
 

這是從小瓜的角度看起來的樣子,
醫生們正準備要幫Lucky在手臂上埋點滴真管~
 
 

因為要貼膠布固定針管,要幫右手臂剃毛~~
 
 

主治醫師是拿剃刀這位,他的動作很溫柔也很精準,
而抱著Lucky這位小醫生助理,從我們踏進內科診間之後,
就一直陪著Lucky沒有離開過,
前面照X光時也是他穿防護衣在裡面固定Lucky的姿勢,
(想到四年前Lucky有次要照X光檢查時,
那間診所的醫生是叫我穿上防護衣,
留我一個人在X光室裡,感受差好多~~)
雖然種種跡象顯示他是這個小團隊裡最菜的一個,所以必須做這些事,
但還是很感謝他那麼耐心的陪伴Lucky。
 
 

手臂上的毛剃好後,醫生準備要把針戳進去了!
 
 

因為Lucky緊張起來,掙扎中,醫生仍然很鎮定的在找血管~~
後來有順利的把點滴針管埋進去,然後就開始注射藥劑~~
 
 

沒想到後來Lucky在一陣劇烈掙扎後,先是把抱著她的助理衣服給尿濕了,
然後就~~身體癱軟、四肢伸直、嘴巴張大、動也不動了!
 
 

這是休克症狀,
醫師正在聽聽看Lucky的心跳是否正常~~
 
 

我們一直都在旁邊看著,而
 我一直都記得很清楚,
四年前專心動物醫院的洪醫師曾經描述過的「貓咪休克症狀」
大約有哪些,
我只能看著愈來愈多的醫師助理聚集過來團團圍住命危的Lucky~~
只能說心被揪得緊緊的,說不出任何話了。
 
 
 
 

經過醫師的判斷,Lucky是在休克的邊緣,
心跳還在,也還能自主呼吸,
但是陷入昏迷中,
醫師讓Lucky躺回床上休息,讓助理拿著純氧氣給她呼吸~~ 
 
 

後來再幫她罩上一個壓克力箱子,好讓氧氣濃度增加。
(助理也不用那樣一直蹲在地上、手舉著氧氣管而腿酸、手酸了!)
 
 

小瓜跟著我們奔波一整天沒有太無理的吵鬧,
表現算是很好了,
這時已經是傍晚時分,他累了只想要我抱抱,

抱起他的時候才想起:
「對耶!這一整天我都在抱著Lucky跑來跑去,幾乎沒有好好的抱抱他!」
唉~~對於本來就把貓當小孩來養的人來說,
真的很難兩全啊!
只能想說小瓜還有爸爸陪呀!
而Lucky......似乎只剩我了。 
然而年幼無知的小瓜不能理解為何要在這狹小的地方跟那麼多人擠著,
(醫師加上助理和住院部的人手,再加上我們三個家屬,真的很擠~)
對他來說都是聽不懂的話語又沒什麼好玩的,所以一直喊著要出去,
而Lucky正在存亡關頭奮戰,我還有很多事情想要瞭解,
醫師看來也有很多話要跟我講......
就請飄飄先把小瓜帶離開這邊。

他們離開之後,
醫師慢慢的跟我說明剛才並不是因為注射藥劑的關係而引起休克症狀,
再來就是請我考慮接下來的住院期間如果還有休克症狀發生的話,
是否要進行急救?

天啊!挑在這時候跟我講這個!
醫師臉色稍微尷尬的說這本來就是要跟我說明的住院注意事項之一,
只是沒想到還來不及說就先發生了~~@@
他解釋了他們會施行急救的方法,
大約是恢復呼吸(人工呼吸或輸送氧氣)、強心針、心臟按摩等三種,
對小動物來說,尤其對高齡的Lucky來說,
這些強烈的舉動其實是一種折磨和傷害,
不確定急救之後能不能救回一命,
救回一命之後的狀況是否有後遺症也很難說,
但我可以慢慢考慮不用立即決定,
由於Lucky目前看來很危險,隨時有可能會再發作的樣子,
在決定之前萬一又發生休克的話,
他們會進行急救的。

醫師搬來一張椅子讓我坐在Lucky的床前,
可以繼續摸摸她、陪伴她,叫我不用管探病時間限制,
而我有什麼想要問的隨時可以發問。

唉~~看著呼吸微弱、全身無力的Lucky,我早就淚水流不停,
想想她被這病痛不知道折磨多久了,
極有可能是腦瘤,以人類來說的話,是會常常莫名的頭痛的,
而Lucky不會說話,只能一直對我們喵喵叫,
也許我們一直誤會她在撒嬌、討摸摸,
也許剛好我們的摸摸可以舒緩她的頭痛不適,
所以她看起來很喜歡、很享受......
但到了最近這大半年,因為她嚴重打噴嚏、會噴出濃稠鼻涕的關係,
大多數人都不想抱她、摸她了,
對於她的撒嬌只獲得人們的相應不理,
或是被從她打算舒服的窩著的腿上、桌上、床上、沙發上推到地板上去,
她一定很失望吧!
還有她是怎麼度過這麼多頭痛的時間呢?
......
愈想愈心疼,
最後還是對醫生說如果再有緊急情況發生的話,
就讓她以自然的方式走吧!
醫師隨後遞上一張「不同意急救同意書」讓我簽名,
真的是一邊簽字一邊掉眼淚啊!
私心希望今晚不會用到這張紙,
然而我其實不知道該幫Lucky加油,叫她要撐過這一身的病痛,
或是叫她乾脆安心的離去、解脫病痛的折磨好了,
真是非常的矛盾和不捨。

這邊是二十四小時有人會照顧注意她,
醫師跟我確認隨時可以聯繫的手機號碼,
表示有任何狀況會隨時跟我聯絡,
後來很捨不得的離開病房回家,
有了心理準備,上網看一些寵物喪葬的相關訊息,
這一晚當然睡得很不好,
一直醒來看看手機有沒有未接來電或任何訊息,
即使都沒有,還是懸著一顆心啊!


2012.03.21

這天懷著很忐忑的心情再度來到醫院的住院部,
依照預定的時間,
按了門鈴說要接Lucky去看外科門診,
有人過來回答說請稍等,
誰知這一等就是三十分鐘!
說真的,這等待的時間真是緩慢到讓我懷疑~~
醫師和助理們是不是正在用「黑白猜」或是「數支」
來推派代表要跟我說什麼不好的壞消息,
然後大家一直推來推去不敢出來跟我講,
畢竟大家都還很年輕、面對死亡病患家屬的經驗還不是很充足!

幸好,完全是我多想了,大概是他們正在忙吧!
一位負責照顧她的醫師把她抱出來給我,
跟昨天奄奄一息的樣子比起來,看起來狀況還不錯、比較有精神呢!
(跟我媽電話報告說Lucky氣色好多了!
我媽說她的臉都黑麻麻~~哪裡看得出來氣色?XD)
醫師說她還有食慾,會吃嬰兒食物泥,也還有自行吞嚥功能,
這真是很不錯的消息!
也許因為這樣又讓我抱著樂觀的態度,
以致於後來到外科門診之後,聽到又是不樂觀的診斷,
又從天堂掉到地獄!

來到外科候診時,
醫生小助理先過來詢問一遍昨天已經說過好幾遍的病況,
不想再仔細描述這樣的煩人橋段,
只能說一樣是詢問病史和病情,
這位在問問題的方式和語句上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好佳在主要看診的醫師不是這一位~~)

令人感動的是,還在被這位助理醫師鬼打牆的問題圍繞時,
昨天負責急診的內科主治醫生出現了,
今天沒穿醫師白袍,值班表也沒有他的名字,
卻還特地跑來這個診間,只為了要跟外科醫師交代一下Lucky的情形,
他提到Lucky昨天在我離開住院病房之後,
狀況就穩定下來了,甚至在我一出房門時,原本奄奄一息躺著不動的她,
還忽然抬起頭朝著門口看了一下!
讓他們都嚇了一跳!
總之後來整晚的狀況據值班人員說還不錯,早上他也去住院部看過,
也覺得Lucky的活動力比昨天好很多,讓人稍微放心一點。
醫生跟我聊一會兒,摸摸我懷中的Lucky,之後就去找外科的醫生了,
整個就是讓人覺得對Lucky很尊重、很窩心啦!

在診間外又等半個小時,終於輪到我們,
這位外科醫師是專長神經外科的,
針對Lucky的行動方式、四肢反應、視力等做些測試檢查,
確認她左半邊的反應是零,同樣推測是腦部有長東西導致的病變,
醫師提出可以作核磁共振,來確認她的腦部腫瘤位置,
再判斷是否能夠開刀切除,或是用抗癌藥物治療,
但首先會遇到的風險,
就是要做核磁共振必須完全靜止不動的躺在機器裡一段時間,
因此Lucky必須被全身麻醉很長一段時間(有可能到九十分鐘),
而依Lucky的高齡和腦部病變來說(尤其昨天還曾一度休克),
在麻醉期間發生缺氧情形導致命危的機率很高,
或是也有可能麻醉過後醒不來,因為她的體力和整體狀況很不好,
整體來說,要全身麻醉的話風險極大,
但是不檢查的話就無法得知她的實際情形,無法做更精確的治療,
目前有施打類固醇可以暫時消除腦水腫,她的狀況可能會稍微好些,
但是因為她這幾天是急遽惡化,很有可能之後也是會再變化得很快,
到時候有可能是打針也不見得有效的。

我含著眼淚詢問這樣的狀況是否會考慮建議安樂死呢?
醫師則說目前看來還有救治的機會,
如果是經過核磁共振檢查後確認腫瘤太大或位置不良,不能開刀,
或是判斷無法用藥物治療,她才會建議使用安樂死。

我想即使要開刀也不大可能施行吧!
因為又要全身麻醉啊!

醫師讓我將Lucky抱回住院部,要我好好想一想或與家人討論,
再來決定是否要讓Lucky接受核磁共振檢查。

回到病房,Lucky累得快睡著了,
回想昨天到今天不停的到陌生環境做各種檢查,
即使沒有生病的人做健康檢查一整天下來也是會覺得很累的吧!
何況她身體不舒服呢!
不過她都乖乖的任人擺佈,除了打針時的小掙扎,
整個就醫過程來說,她真的是超配合的一隻貓!
 
 
看著醫師又為她接上點滴管,我就決定帶Lucky回家好了,
麻醉的風險太大了,即使熬過,在那之後可能還有更多的痛苦折磨要承受,
還是讓她在我們的陪伴下慢慢走吧!

決定之後,住院部的醫師請我稍等,
一會兒後,那位內科醫師又出現啦!
原來Lucky算是掛在他名下的病患,所以要由他來跟我討論後續的處理,
他說他剛去找過外科醫生瞭解外科的診斷和看法了,
也瞭解我會決定帶Lucky回家而不做核磁共振的原因,
他會開藥給我帶回去餵食,
也請這邊負責照顧的醫師助理教我如何餵Lucky吃東西,
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項,預定下週一再來回診,看看是否調整藥劑量。

在辦理出院手續之後,正在懷疑怎麼沒有拿到領藥單據,
詢問一下,過一會兒又有住院部的醫師過來,
原來他們已經幫忙把藥都準備好了,連同Lucky一起讓我帶回家去,
真是貼心的服務啊!

帶Lucky回到家之後,先安置在一個空的收納箱裡,
免得她在地板上亂滾亂翻,除了怕她沾得一身灰塵之外,
我也怕她卡在沙發底下出不來啊!
然後再趕緊出門張羅她的用品,
結果大部分的東西都在藥局的婦嬰用品區買到~XD
由於她無法使用貓砂,
因此參考在醫院住院時的樣子,箱子裡先鋪一層大毛巾增加舒適度,
上面再鋪一層看護墊,這樣她有尿濕的時候把看護墊換掉就好了。
 
 

來到以前住過的地方,不知道認不認得?
但似乎也沒機會讓她到箱子外面聞聞嗅嗅勾起回憶,
倒是對這專屬的新房間很好奇,一直翻翻滾滾的撞牆壁認識新環境。
 

她的體溫一直都有點低,在醫院都有照著溫暖的燈光,
我家裡沒有那種燈泡檯燈,後來想到瓜次郎洗澡時用的電暖爐,
拿來放在箱子旁邊,讓她暖暖的很舒服!
 
 

這就是她的主要食物~嬰兒食物泥,
可以用針管餵她吃,也可以放在小碟子裡給她舔,
不過她無法保持身體平衡,容易打翻盤子或把臉沾得髒兮兮,
大部分還是用針管塞到她牙縫裡餵食比較多。

這天晚上一開始餵食還滿順利的,雖然吃的不多,至少她願意吃,
但是後來把醫生開的藥粉加進去,她就開始抗拒吃了!
一樣用針管餵她喝水,幸好她還肯喝些水。
醫生還開了眼藥水和藥膏,已經看不見的左眼無法閉合,
必須靠點藥來保持濕潤度,
平時也要小心她跌跌撞撞之際不要把眼睛撞破受傷。

晚上天氣轉涼,給她加件大毛巾當被子,
不過她跟小孩一樣都喜歡睡在被子的上面而不是裡面~Orz
只好把她連箱子、電暖爐一起移進房間,
半夜忍不住起床看看她,
希望她能慢慢好轉些。




2012.03.22

今天Lucky的狀況急轉直下,
可能之前有住院打點滴,身體有補充營養,所以昨天剛出院半天都還好,
今天就沒什麼食慾了,雞肉泥也不大愛吃,
更別說加了藥粉之後,更是抗拒得厲害!
連水都不大愛喝,
一小罐的嬰兒食物泥內容物只不過2.5盎司(71公克),
從昨晚吃到今天傍晚,竟然還有剩,
有很多我從嘴巴右邊餵進去,她竟然又從嘴巴左邊流出來,
根本沒吃進肚子裡啊!一整天這樣真的是吃太少了!
到了傍晚,她整個無力的側躺,全身軟趴趴的,連頭都抬不起來,
看起來狀況實在很糟!

晚上帶她去附近的獸醫診所,體重又往下掉了些,
前天剛從新竹接上來時是3.1公斤,現在只剩2.9公斤,
看看她的狀況,再為她施打些針劑之後,
醫生說恐怕要有心理準備了!
 

唉~~好捨不得啊!
回家抱著她在沙發上,陪她到半夜,她很安穩的睡著了,
摸著她柔順的毛、感受她身體的熱度,
希望這不是最後一夜!

而昨晚為工作熬夜幾乎只睡二小時的飄飄,
 
在下班到家之後,
辛苦的包辦了這晚兩個小孩的照顧所有事,
讓我可以專心陪伴Lucky,
即使他因為恍神把裝著Lucky的貓籠從機車腳踏墊上摔下來,
(還好Lucky沒事~)
我還是非常感謝他這幾天的支持與體諒!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